Instagram创始人离职内幕 在FB保持独立性越来越难-科技-六合开奖记录
首页 体育 教育 财经 社会 娱乐 军事 国内 科技 互联网 房产 国际 女人 汽车 游戏

Instagram创始人离职内幕 在FB保持独立性越来越难

(来源:网站编辑 2018-09-28 02:53)
文章正文

腾讯科技讯 9月27日消息,据外媒报道,Instagram联合创始人凯文·塞斯特罗姆(Kevin Systrom)和首席技术官迈克·克里格(Mike Krieger)在推出Instagram 8年、将其出售给Facebook 6年后,宣布离开公司。然而令人感到诧异的是,他们却没有透露离职原因。

图:Instagram联合创始人凯文·塞斯特罗姆(Kevin Systrom)和首席技术官迈克·克里格(Mike Krieger)双双离职

科技媒体TechCrunch援引消息人士的话称,今年Instagram和Facebook领导层在Instagram自主权问题上的紧张关系不断加剧。按照收购交易条款规定,Facebook同意让Instagram独立运营。不过随着时间推移,Instagram保持独立性越来越难。

今年5月份,Instagram备受爱戴的产品副总裁凯文·韦尔(Kevin Weil)跳槽到Facebook的新区块链团队,其职位被Facebook主管新闻业务的前副总裁亚当·莫斯里(Adam Mosseri)取代。而莫斯里是Facebook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的核心圈成员。

一位消息人士说:“莫斯里是个意志非常坚强的人,而克里斯·考克斯(Chris Cox,Facebook的首席产品官)和塞斯特罗姆从来没有真正相处过。”莫斯里和考克斯可能会向Instagram施压,要求其为Facebook做更多的事情。考虑到丑闻和青少年用户减少对Facebook品牌的影响,这一点尤其重要。

这位消息人士还称:“当考克斯开始采取主动,而莫斯里则更多地是Facebook老派的追随者时,显然这不会是一件令人愉快的事情。我认为塞斯特罗姆会被榨干。”然而,另一位消息人士称,自年中来到Instagram后,莫斯里受到了广泛的欢迎,工作效率也很高。考克斯也始终与塞斯特罗姆保持合作。据说这两人在公司内部都很受欢迎。

塞斯特罗姆和扎克伯格一直相处得很好,但他们偶尔也会产生分歧。有消息称,在解决问题之前,他们每年会发生几次冲突。这些冲突包括“分享反馈给Facebook”。塞斯特罗姆想在Instagram上继续保持分享,但在某个时刻,扎克伯格想让Instagram上的内容制作流向Facebook。但是最近事情变得越来越紧张:扎克伯格决定从Facebook上删除所有Instagram链接。

这种僵局的证据可以在Facebook上看到,该公司去年证实将在其书签菜单中添加Instagram快捷方式。然而,这种整合已经消失。今年,有些Instagram用户开始在他们的Instagram通知标签中同时收到Facebook提醒,并在Instagram的设置菜单中看到带有红色通知计数的Facebook按钮。

Facebook施加的压力也体现在其他方面。今年早些时候,Instagram的公共政策总监尼科尔·杰克逊·科拉科(Nicole Jackson Colaco)悄悄地离开了公司。据知情人士说,她从2009年开始担任Facebook的隐私经理,并从2013年开始担任Instagram的公共政策总监。

尽管科拉科仍在职业社交网站LinkedIn上列出了自己在Instagam工作的现状,但她在评论克里格的离职帖子时巧妙地确认了自己的离职,称“IG是我工作过的最好地方”。今年早些时候,Instagram的AR/Camera产品负责人基思·佩里斯(Keith Peiris)也跳槽到了Glossier。

两周前,Instagram首席运营官马恩·莱文(Marne Levine)重返Facebook,领导Facebook的合作伙伴关系。由于没有现成的替代人选,Instagram开始看起来更像是Facebook内部的特定产品部门。除了扎克伯格的铁杆儿莫斯里,还不清楚谁适合领导Instagram。

消息人士表示:“莫斯里非常失望,因为他没能成为‘Facebook实际负责人’,而是需要向威尔·卡思卡特(Will Cathcart)汇报。Instagram产品副总裁是个安慰奖。”不过,莫斯里被任命为Instagram产品副总裁,可能是扎克伯格“为塞斯特罗姆和克里格准备的接班人计划”。扎克伯格是个杰出的战略家,他当然想要有人来接替塞斯特罗姆和克里格。

尽管有离职传闻,但当Instagram员工听到塞斯特罗姆要离开时还是感到惊讶和难过。一位知情人士称:“塞斯特罗姆留下了很难替代的职位。对于莫斯里能否胜任这个角色,内部存在许多怀疑。”

然而,自2016年大选以来就承担监督Facebook打击虚假新闻的重任,可能教会了莫斯里很多关于预测后果的知识,这是一项很有价值的技能,它对Instagram文化的影响超过了Facebook。也许,莫斯里会做得很好。

在将这款应用的用户数量增至10亿,征服了主要竞争对手Snapchat,将其转变为一个庞大的广告业务之后,Instagram的创始人们可能会觉得,他们已经完成了自己的职责,并准备好应对不同的挑战。与其努力抗争Facebook强加给自己的责任,他们更愿意去创造新的东西。

塞斯特罗姆和克里格在一份声明中写道:“我们计划抽出时间来再次探索我们的好奇心和创造力。创造新事物需要我们后退一步,理解激励我们的东西,并将其与世界的需要相匹配,这就是我们的计划。”

扎克伯格也发表了自己的声明,称“塞斯特罗姆和克里格都是杰出的产品领导者,Instagram反映了他们的创造性才能。在过去的六年里,我和他们一起工作,学到了很多东西,我真的很享受这种感觉。我祝愿他们一切顺利,并期待看到他们下一步计划。”

克里格和塞斯特罗姆曾是斯坦福大学同学,两人最初建立了一个社交位置应用Burbn,但发现其照片过滤是目前最受欢迎的应用程序因素。通过结合工具,使早期智能手机与社交网站分享的模糊照片看起来更好,Instagram成为世界上最成功的移动应用程序之一。

正是认识到这种威胁,Facebook花了7.15亿美元收购这家初创企业,尽管其当时的越活跃用户还不到5000万人。在Facebook工程团队的大力支持下,克里格花了数年时间试图管理Instagram的飞速增长,现在终于可以稍作休息了。来自Facebook的销售、国际化、反垃圾邮件和其他资源,让Instagram迅速增长,并催生了广告业务。

2016年末,Instagram迎来了“真相时刻”,它推出了Stories,这是Snapchat时髦的转瞬即逝分享功能的翻版。当时,塞斯特罗姆承认:“他们应该得到所有的荣誉。”不过,通过在本已红火的Instagram账号上添加Stories,将它们分类,让你最好的朋友最先看到,然后把重点放在被Snap忽视的发展中国家,山寨版Stories很快就超越了原版。Instagram Stories现在每天有4亿用户,而Snapchat的整个应用上只有1.88亿用户。

在这六年里,Instagram也遇到了麻烦。网络霸凌变得猖獗,导致公司最终在人工智能(AI)和人类管理员上投入巨资,以保持应用程序的干净。俄罗斯特工在Instagram上散布错误信息和宣传,使2000万美国人受到影响,这意味着该公司卷入了选举干扰丑闻,这场丑闻将持续到即将到来的中期选举。

在很大程度上,Facebook允许Instagram独立运营。塞斯特罗姆和扎克伯格合作密切,但Instagram并没有强迫用户为其他Facebook产品进行交叉推广,也没有做出令人担忧的隐私决定。随着莫斯里的进驻,Facebook希望Instagram发挥自己的作用,其自主性受到威胁,导致两个派系的领导人出现分歧。

此前,Facebook收购WhatsApp后,其创始人在更为严峻的形势下选择离职。布莱恩·阿克顿(Brian Acton)表示,他离开Facebook的原因之一是对Facebook隐私的担忧。

Facebook已经逐渐开始对所有收购业务施加更多控制。Internet.org主管克里斯·丹尼尔斯(Chris Daniels)被调去监管WhatsApp。而Oculus则由Facebook硬件部门负责人安德鲁·博斯沃斯(Andrew bosz)掌管,他也是扎克伯格在哈佛的长期密友和同学。

这些举措加起来,似乎危及到这家企业集团诸多收购业务的独立性,因为它任命了Facebook的忠实粉丝担任高管。如果没有塞斯特罗姆和克里格, Instagram的自主权可能会缩小。这反过来又可能危及其招募和留住人才的能力。

也许,塞斯特罗姆和克里格给我们留下的最大遗产就是Instagram如何改变了全球文化。它让非艺术家感到有创造力,让人们给朋友一个了解他们世界的窗口,产生同理心和友谊。

与此同时,对“点赞”的极度渴望导致许多人在隐藏悲伤和脆弱的同时,修改他们的网络照片。Instagram成为了成功剧场的首要场所,人们通过炫耀自己最迷人的时刻,让别人嫉妒自己。当Instagram发布Stories,试图让用户分享更多的生活亮点时,它最终将用智能手机摄像头打断每个特别时刻的行为正常化了。

塞斯特罗姆在数字福利问题上表明了自己的立场,他说:“我们正在开发一些工具,帮助IG社区更多地了解他们在Instagram上花的时间,任何时候都应该是积极而有目的的……了解在线时间如何影响人们是很重要的,所有公司都有责任诚实对待这一点。我们想成为解决方案的一部分,我很认真地承担这个责任。”

也许塞斯特罗姆和克里格的下一个项目将试图弥补他们的创造对社会造成的扭曲。或者他们可以再来一次,通过艺术和自我表达的镜头把人们聚集起来。Instagram之所以能占据主导地位,部分原因在于他们坚持不懈,以保持其文化和产品有别于收购它的公司。就像他们的应用所鼓励的那样,塞斯特罗姆和克里格看到了无人能及的艺术潜力。(编译/金鹿)

文章评论
标签
热门文章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