耗时15年心血、全书50余万字——宜丰八旬退休教

  教师节前夕,慕名来到家住宜丰县城耶溪社区的退休教师蔡望乔老师家中采访,见面寒暄几句后,蔡望乔边拿出他的“宜丰话例汇”(修改稿)边打开了话匣子……

  2004年的一天,退休在家的他与人交谈时突然发现,当地有些青少年对于地方语言存在不愿讲、不屑讲、不会讲的现象,这使他很担忧:“难道祖先留下来的‘声音’就这么渐渐消亡?”接着不久,他又听得一位到深圳子女家居住多年后返乡的亲戚说,在那边有一次他去办事因无意间说了句宜丰“土话”,就结识了一位早年出去的宜丰人,不仅顺利办成了事,从此两家还成为了常来常往的好友。

  于是,时年65岁的他萌发出一个念头:要在自己有生之年整理出一套全面系统、便于传承的方言“教科书”。说干就干!从那以后,蔡望乔便一门心思地“钻”在宜丰方言例汇资料的搜集、整理中来,这一“钻”就是15个年头。

  为了随时“捕捉”方言资料信息,他养成一个随身携带小本子和笔的习惯,无论走亲访友,还是各地探寻,只要听得有意思的方言便刨根问底并随时记录下来,回头归类整理。

  “感到最难的,是有些“偏僻”方言一时找不到精确的汉字表示,所以常常要借助于《难字典》和一套厚达20多厘米、上世纪30年代出版的老《辞海》,并经常求教于‘土话专家’……”蔡望乔告诉笔者,有一次,他在亲戚家喝喜酒,听得同桌无意说起一个他还没有收录到的方言“僝”(普通话念“zhan”,指“烦恼”;方言读“can”,“言语顶撞”的意思),正当他掏出纸笔要记录时,却想不起用哪个汉字表述,问了旁人也都说不准,于是先用一个近音字临时取代,然后苦苦“追寻”了好长一段时间无果,最后才在与乡下一位方言说得很溜的老者交谈时找到“标准答案”。

  “自从说要编这本‘宜丰话’以来,我家老头子除了吃饭睡觉、走亲访友和偶尔弄下菜地,心里就只想着这件事,有时睡到半夜突然想起什么,还要翻身起床写上几笔!”蔡望乔的老伴心疼地“埋怨”道。“说实话,十几年的搜寻整理,说不辛苦是假的,但想到能为地方语言的记载做点什么,也就不觉得苦啦!”蔡望乔笑笑说。就这样,一部耗时15年心血精心采编的“宜丰话例汇”第三次修改稿已经“出炉”。

  例汇全书共计50余万字,主要分为索引、正文、附录三大部分,其中的正文方言按音序排列,共收录有5800多个方言单字,并在多半单字的注解之下又连带加出词组、短语、俗语等7400多条,方言单字分别注有对比读音、含义、组词、例句、出处、典故等,是一部较为完整、易学易懂的方言“教科书”。

  “等正稿出来,还得给它找个好‘婆家’(印刷发行),不然也起不到推广作用。”蔡望乔说。但他也明白,出书自然是容不得半点差错的,否则就会“误人子弟”。他计划再多花一些时间请当地方言“达人”审核把关并再度修改,力求做到更加准确无误……

Copyright © 2002-2022 佳木斯市同江市新闻网 www.iloveonsale.com 版权所有    苏ICP12345678